留给第二故乡的那抹“老兵绿”

2019-05-04 02:35 来源:民间经济新闻网

原标题:留给第二故乡的那抹“老兵绿”

留给第二故乡的那抹“老兵绿”

李德海、黄高成、李旦生、张新华(从左至右)在沙漠中筹划“阻沙屏障”新方案时的场景。徐博荣 摄

从本世纪初开始,因为肆虐一时的沙尘暴,很多人知道了一个地方: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。那些日子里,从阿拉善“起飞”的漫天沙尘,让中国北方许多地区的居民苦不堪言。

防沙治沙,迫在眉睫,但作为一项系统工程,又绝非一朝一夕可见成效。

2001年,时任阿拉善军分区司令员的李旦生,组织官兵投入“绿化大沙漠、遏制沙尘暴”的生态保卫战。2002年,李旦生从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但他并未从治沙岗位“退休”,而是与另外4位老兵,内蒙古军区原司令员黄高成,阿拉善军分区原司令员张新华、李德海和阿拉善军分区原政委王永华,接力治沙18载,在茫茫沙漠中打造出近17万亩的绿色屏障,被当地农牧民亲切地称为“老兵绿”。

——编 者

“沙子‘缠’腿,我‘拔’不出来呀”

“带头植树治沙的,是李旦生。”采访期间,李旦生是大家提及最多的人。

扛着树苗,头戴草帽,身着迷彩服,脚踩解放鞋,黑红色的一张方脸上“沟壑纵横”,李旦生给记者的第一印象,与常年在沙漠里劳作的农牧民并无两样。

“李司令从退休那天起,就开始每天拄着棍子、扛着锄头与大家一起干。”志愿者王新宇告诉记者,虽然李旦生退休了,可大家还是习惯称他“李司令”。“有次午餐,李司令和大家拿出自带的干粮,在沙丘上席地而坐吃起了午饭。但一阵大风起,李司令和大伙只能干粮就着沙子往肚里咽。收工时,大家发现李司令不见了,急忙四下寻找,最后在一处不起眼的沙窝里找到了他。原来干了一天活,他累得靠在沙窝里睡着了,身上、脸上满是沙子……”

这些年,不论治沙多苦多难,李旦生从没想过放弃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沙子‘缠’腿,我‘拔’不出来呀。”

18年前,李旦生在退休前的那个晚上,回想起自己的军旅生涯,有个画面始终在脑海中抹不去:他去向挂钩扶贫对象李有财辞行,发现一场持续3天的沙尘暴过后,这个牧民家里死了27只羊和6峰骆驼,还有5峰骆驼和40多只羊被刮丢了。回来的路上,看到漫漫黄沙掩埋的牲畜尸体,李旦生心痛不已。在阿拉善军分区任职期间,他深刻意识到,治不住沙尘,就别想刨掉贫困乡亲的穷根;而带领官兵打响沙海“生态战”,更让他认识到,“以贺兰山为界,阿拉善成为河套平原乃至华北、京津的最后一道生态防线,是祖国北疆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。”

想到这里,李旦生从床上坐了起来,“我要留下来,继续参加阿拉善军民的治沙大会战。”第二天一大早,他换上迷彩服,背上行囊,带着干粮,来到沙漠深处,投入到治理沙漠的生态阻击战中。

“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从一棵梭梭开始种起,一棵一棵地种,一片一片地绿化,一个沙丘一个沙丘地治理。”冬去春来,沙漠上的植被黄了又绿,绿了又黄,李旦生一干就是18年。他就像一株骆驼草,在沙漠里生根、发芽,顽强地生长。

“你这个司令退休治沙,我这个司令也不能当逃兵”

晨曦微露。一栋居民楼里,几扇门不约而同地被推开,屋里的人下楼把树苗装上车,带着设备,发动车上了路。沙漠里的道路蜿蜒向前,几束车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。

车辆前行的目标是沙漠中的植树点。这段路程,李旦生和其他几位老兵,少的跑了三五年,多的跑了十几年。每到春天的植树季,他们回到阿拉善,几乎天天都要这样“跑”。

在沙海中植树极其不易。年过七旬的李旦生,干起活来明显吃力了,几捆树苗抱下来就气喘吁吁。他告诉记者,常常是第一天挖好的树沟,一夜之间就被沙尘填平。前一天刚种下的树,第二天有的根部已经裸露,有的已被大风连根拔起。有时一场大风,能将一个月的辛苦化为乌有,需要反复多次才能种活一片树林。

“老司令给大家树立了榜样。他总说,只要我还有口气,还没啃下治沙植绿这块‘硬骨头’,我就不撤兵。”挨着李旦生干活的,是“接棒”李旦生担任阿拉善军分区司令员的张新华。他担任司令员期间,也没少为改善沙漠生态的事操心,李旦生任期官兵种下的沙漠绿化带,在他任期内又延长了七八公里。2008年,张新华从司令员位置上退下来的当晚,就找到李旦生:“你这个司令退休治沙,我这个司令也不能当逃兵。”

两人一拍即合,联手筹划,动员社会各方力量,四处募集生态建设资金,相继在阿拉善建起3个大型树苗种植基地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